首页 > 知识问答 >新闻内容

公司怎么做好SEO关键词优化

来源:优联互通 2020年12月09日 10:27

公司怎么做好SEO网站优化?现如今,很多公司都会建设自己的网站,以此来宣传自己,但是很多公司不知道优化的重要性,从而网站没有很好的排名,下面来告诉你怎么优化网站。

  1、内部优化

  当前,随着搜索引擎算法的多样化和复杂性,内部优化在搜索引擎优化中的地位日益重要。内部优化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优化:关键字优化,URL优化,代码优化,网页结构优化和网站结构优化。关键字优化是最基本,最重要的内部优化。它确定是否有更多用户可以找到相应的关键字,并使网站的目标关键字在特定搜索引擎上获得更好的排名。

  2、注意用户体验

  对于公司网站,构建网站的主要目的是让用户找到所需的信息,并吸引客户访问并增加网站的关注度。从建设的初始阶段开始,网站就域名选择,网站结构,网页样式和代码编写方面一直致力于精简和清晰。不要使用会影响网页打开速度的大量动画效果或元素,以便用户可以轻松地打开网页并快速找到所需的信息。

  3、关键字研究

  关键字的选择决定了网站的主要任务,以便在搜索引擎上获得良好的排名。因此,对于专业的seo研究人员而言,研究关键字是用户找到自己的网站的重要指标,可以显着提高网站的访问量和排名。

  上述分享了怎么做好SEO网站优化的一些方法,当然优化的方法肯定不止这些,网站优化是通过我们不断的分析搜索引擎的抓取规律,从而来提高网站的排名,达到希望上面的几点可以帮助到你,

可以找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,10年优化优化经验,白帽技术正规技术,可以联系13539285443


相关推荐

2020年“倒闭潮”,教育培训机构自救方案

2020年真的很艰难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导致了各行各业纷纷歇业,就连曾经“永远的朝阳行业”也迫在眉睫,纷纷开启了自救模式。截至到4月,各行各业才逐步复工,整体看来貌似形势大好,然而对于教培行业而言,苦日子其实才刚开始。业界人士认为,绝大多数培训机构账上现金流不超过3个月,包括家长的预付款在内。目前至少有有一半的培训机构可能会倒闭。此次疫情,可以说是对教培行业的洗牌,让教培行业乱象得到整顿。目前,线下教陪机构正在经历一场“倒闭潮”,很多教培机构抵不住这场残酷的经济浪潮,被迫选择关闭机构。那么,教育培训机构如何自救?一、师资是核心竞争力许多机构之所以可以生存下来,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其机构下的几位优秀的老师。师资队伍的建设是教育培训机构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,大部分情况下,与其说是学生选择机构,倒不如说是学生选择老师。我们都知道,教育培训机构办学成本高昂,办一个线下教育培训班,不仅需要场地费、材料费、水电费,还需要高昂的人工成本,比如老师、助教等费用!对于越优秀的老师,只有靠高昂的薪资才能留住。尤其是在现在这个特殊的时期,众多头部机构都对优秀教师虎视眈眈,小型教培机构千万不能通过削减教师的薪资来达到减少开支的目的。否则留不住老师,机构的名师少,招生效果只会更差。二、线上教育是未来随着全国1.8亿中小学生网上开课浪潮的掀起,线上教育模式成为了当下甚至未来的新型热门教育模式。为了争夺用户,各大机构纷纷转型“线上”,推出各自的免费课程计划。可以确定的是,这些规模庞大“免费学习”的中小学生,在不久的将来,将会是各个机构正常付费课程的“重点转化对象”。然而对于传统的线下教育培训机构而言,没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,转型这一步是又痛又难。部分线下素质教育机构因课程属性无法实现线上化,或不具备线上化运营能力,现金流枯竭恐引发一波闭店潮。在全国各大教培机构都开展线上免费教学的情况下,中小型教培机构的竞争力被进一步打压,师资弱势被明显放大,日子只会更加难过。三、守住资本是策略国家对教培行业的不断规范,以及生源的不断减少,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培训机构的成本。因此,在资本短期看不到该行业的利润,或赚钱效应不明显的基础上,守住现金才是最佳策略。纵观所有,当下,中小培训机构只有异业合作、抱团取暖,才能寻求多方共赢,弥补停业损失恢复战力,从而自救。如果你的机构也正在经历“倒闭潮”,不妨加入考生网,解决招生难题,这里有相应的技术和人才储备,帮你转型线上,渡过难关。

2020年06月19日 14:01

遭遇全网下架,梨视频何去何从?

本篇文章4294字,读完约11分钟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文丨itlaoyou-com,作者丨韩志鹏五一小长假刚过,梨视频却突遭“不测”。5月8日,媒体报道称梨视频被全网下架,用户在AppStore和安卓应用商店仅能搜索到“梨视频专业版”。对此,有公司内部人士回应称,“是技术整改。”上线四年,梨视频一经诞生就主打新闻短视频App,集合全球拍客及专业编辑,在彼时国内短视频市场中可谓鹤立鸡群,也迅速摘得专业媒体和互联网巨头的玫瑰枝。但四年长征路,梨视频走得并不容易。伴随移动互联网技术与消费习惯的变革,短视频赛道自2016年后风起云涌,快手抖音各表一枝,微信视频号紧随其后,在娱乐化大行其道之时,坚持新闻性的梨视频又将何去何从?四年长征路出身传统媒体,邱兵却打造了新时代的产品。2016年的时候,邱兵偶然刷到了阿里公关总监王帅的一条朋友圈,大意是马云评价王坚院士的一本书,说“用的是上个世纪的包装,讲的是下个世纪的问题。”邱兵听完觉得蛮酷的,感觉也是在说自己。在东方早报等传统媒体打拼多年,邱兵却赶着时代浪潮做出一款新媒体产品,他感觉“我们是上个世纪的报人,妄图要做下个世纪的产品。”邱兵口中“下个世纪的产品”正是梨视频。2016年10月,梨视频呱呱坠地,彼时短视频市场正遇投资热,二更、一条等精品化短视频颇受追捧,梨视频也赶上这波大潮,迅速卡位新闻类短视频的阵地。另外,国内虽少见新闻短视频产品,但该模式在国外早有先例,美国的NowThisNews和GreatBigStory与梨视频定位类似,荷兰的Zoomin.TV更是主打拍客模式。既占据风口,又有成熟先例,梨视频似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,典型体现就是亮眼的投资者名单:2016年7月,梨视频获华人文化黎瑞刚5亿元天使轮投资,占股70%;2017年11月,梨视频获人民网领投1.67亿元Pre-A轮融资;2018年4月,梨视频获腾讯领投,百度等跟投的6.17亿元A轮融资;2020年4月,梨视频获新华网新一轮战略投资。兼具传统媒体资历与新媒体商业模式,梨视频很快就收获媒体机构与互联网巨头的资本弹药补给,同时还包括各种类型的渠道合作:2018年,梨视频先后与重庆日报、华商报、山西晚报等地方媒体展开渠道及内容合作;2018年4月,梨视频内容将向百家号全面开放,平台账号与百家号打通;2018年10月10日,梨视频与中广联合会移动电视宣传委员会共同推出首个合作项目“中国60秒”,梨视频的内容将覆盖23个省市的公交、地铁、楼宇、机场的29.3万块终端屏幕;2019年2月,趣头条全面引入梨视频优质内容,成为后者对外合作分发量最大的平台之一;2019年8月,梨视频与“学习强国”平台签署正能量内容传播战略合作协议。外部的资本注入与渠道扩张,给予梨视频充分的成长空间。借助于此,梨视频的拍客团队也进一步壮大,从成立之初的3100名拍客、分布于海内外520个城市,到如今全球超7万名核心拍客、遍布全球525个主要城市和国内2000多个区县。基于以上优势,梨视频的商业模式日趋成熟。平台内容主要源于拍客UGC创作和入驻的PGC频道,编辑把关内容,合格后向App及全网平台分发,盈利以广告为核心。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,梨视频App主要的广告形态包括开机屏、信息流广告、拍客活动等,每条刊例价在28万-98万元不等,梨视频微博的刊例价则为35万元。“内容生产+广告盈利”,梨视频是典型的媒体商业模式。成熟模式之下,梨视频的隐忧一直都存在。首先,伴随短视频产品的升级迭代,以及广告市场遇冷的大环境,梨视频广告的转化收益自然是在走下坡路。梨视频也尝试过破局商业模式,2018年梨视频与淘宝组建合资公司,推出全新视频IP“淘宝吃货”,通过生产优质内容带货淘宝美食商品。内容电商值得探索,但梨视频主打新闻资讯类等专业内容,短视频带货更追逐娱乐性,刺激用户的即时性消费需求,这也是梨视频入局内容带货所必须面对的难关。盈利模式之上,梨视频的流量分布同样是大问题。如前所述,梨视频通过与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平台的合作,将内容向全网分发,优势是达成了内容“走出去”的目标,提高品牌知名度;劣势是自有用户数量及留存率不足。简单理解,你可以在微博上刷到梨视频的内容,但很少会去下载梨视频观看内容。用户的第一指向是获取好内容,而由于梨视频的全网分发模式,用户看完视频后很难被引流到App中。梨视频对外部流量的依赖,在数据上体现的更为明显。艾瑞咨询2018年3月数据显示,梨视频的月独立设备数为20万台,快手为2.39亿台,抖音为1.72亿台。差距极为悬殊。作为内容生产商,优质内容与自有渠道是相互绑定的,但梨视频在渠道方面高度依赖外部势力,也造成了自有流量落后的局面,而在短视频赛道风云变幻之际,梨视频与竞对之间的鸿沟将被继续拉大。因此,走过四年长征路,梨视频仍有诸多问题待解。方向性命题“蜉蝣之羽,衣裳楚楚。心之忧矣,於我归处。”这是《诗经·浮游》里的一句诗,也是邱兵用来描述自己创业忐忑心境的一句话。在他看来,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,媒体人自我的身份体认普遍游移不定,谁也无法辨认,何处是最后的新世界。不过,从市场层面观察,新闻短视频模式早已勃兴。在国内,新闻短视频的呈现方式无外乎三类。第一类是平台入驻,人民日报、央视新闻等官方媒体,目前已相继入驻快手、抖音、B站等视频平台。例如宿华就在去年10月表示,有超过8000家政务号、媒体号已经入驻快手。第二类是媒体自建频道,典型代表包括新京报的“我们”、南方周末的“南瓜视业”和界面新闻的“箭厂”,主要生产新闻资讯、人物访谈和纪录片等专业内容。第三类就是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独立App。虽然梨视频的道路在国内少有效仿者,但其不仅要遭遇传统电视新闻的挑战,更要面对“新同类项”的竞争,例如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打造的“央视频”App。市场竞争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则是政策限制。2017年,梨视频就因不具备从事新闻信息服务的视听许可证,而被责令限期整改,最终导致梨视频调整内容方向。道路本就不易,梨视频在内容层面也充满挑战。从内容角度出发,目前国内短视频主要呈现为三种形态:第一是以快抖为代表的娱乐化,第二是微信视频号要走出的生活化,第三则是以资讯、科普为主的精品内容。如今,娱乐化短视频依然唱着独角戏,但随着5G商用化的加速到来,门槛更低的“生活流”视频或将普及开来,微信视频号有望步步飞升。这样看来,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精品短视频似乎成长空间不大。原因是多重的,资讯类和知识类短视频拍摄门槛高,对创作者水平要求高,而且在内容消费逐步碎片化的过程中,难接地气的精品化短视频更会被“束之高阁”。不可否认,专业内容有固定受众,梨视频又主打新闻现场,其短视频更能通过揭露和跟踪突发事件,打造爆款内容。曾经的“美国总统大选”“凉山格斗孤儿”都是典型。从用户层面出发,人被内容吸引,很难被产品或品牌吸引,梨视频的内容以叙事为核心,塑造个人风格次之,而在新媒体“人即内容”的时代里,风格鲜明的个人IP对留存用户、沉淀粉丝都极为有效。梨视频上固然有个人PGC频道,但缺少爆款,出圈同样困难。用户喜欢看故事,梨视频也有讲故事的能力,但创作故事的人往往会被隐去,这就造成了梨视频所面对的核心问题,对外部流量依赖性强,而在与传统电视和类似App共同赛跑时,梨视频的路或许会越走越窄。前方如若是一道窄门,梨视频必须调转船头。相比于竞对,梨视频的优势在于遍布全球的拍客资源,其中不乏出身国家地理杂志的专业媒体人,以及专职拍客等,这是梨视频的核心能力所在,并可借此向B/C两端输出商业能力。在C端,梨视频有望走上财新的付费墙模式,结合文字文本,生产深度的新闻调查视频,在视频消费爆炸式增长之际,超精品的付费短视频必然有其“铁粉”。在B端,梨视频可以向企业输出内容生产解决方案,扩大广告盈利模式。2017年,梨视频就曾与饿了么合作,招募300万名外卖骑手为兼职拍客。无论toB或toC,梨视频在商业化层面还可持续探索,但如前所述,在打造个人IP、为独立App“吸粉”的道路上,梨视频还是个“学徒”。新媒体时代下,内容生产者被推向前台,借助技术手段与用户直接沟通,将创作者与优质内容相互绑定便形成IP,但梨视频的内容生产与分发形式,并未彻底摆脱传统模式,距离IP化更有漫漫长路要走,这也是其选择未来方向时的核心矛盾点。显然,缺少IP的梨视频,虽巧借新技术的东风,但底子还未摆脱传统模式。敬原创,有钛度,得赞赏127人已赞赏>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2020年05月11日 11:38

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,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“硬核”逻辑

5月7日晚间,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。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,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,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。公司成立四年以来,已经历6轮融资,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、国科创投、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。4月10日,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。27天后,“初试”答卷出炉。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,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——详尽细致。问询涉及6大方面、20个问题,从发行人股权结构、主营业务、核心技术、财务信息、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“面纱”。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,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。根据申报材料,陈云霁(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)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,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,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。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,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,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,对公司核心技术、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;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。对此,寒武纪回复称,“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,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。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。”寒武纪还指出,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,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。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、盈利能力关系密切。据招股书介绍,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,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。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(无晶圆厂),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。2016年起,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,包括1A、1H、1M三款产品。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,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。招股书显示,2017和2018年,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.227万元、1.17亿元,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.95%和99.69%,公司A为主要客户。上交所在二问中,对公司的主要产品、市场竞争状况、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。要求说明,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,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;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,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,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。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,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,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,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。数据显示,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.23%,实现销售收入6,877.12万元;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,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.17%。另外,寒武纪表示,“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,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。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,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。”此外,2018年,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、提成费用收入。2019年以来,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,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,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。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、投入成本高、研发周期长、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,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。在首轮问询中,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,包括存货、应收账款、研发费用、银行理财产品等,共计11问。从披露的信息来看,近三年来,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,体现了“硬核”科创属性,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。数据显示,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.33万元、1.17亿元、4.44亿元;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.19万元、2.4亿元和5.4亿元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.73%、205.18%、122.32%。累计研发投入达8.13亿元,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.43倍。需要注意的是,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。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.8亿元、4104万元和11.79亿元;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、1.72亿元、3.76亿元。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,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。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,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科创板已上市企业,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%。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.09万元、3,264.44万元、6,460.87万元,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.75%、1.07%和1.38%。此外,截至报告期末,寒武纪货币资金、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。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,寒武纪表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.8亿元、53.95亿元、115.79亿元。截至2019年末,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.8亿元、53.95亿元、77亿元。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,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、客户或关联方。不过,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,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,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。寒武纪称,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,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~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。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~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,或仍需30~36亿元资金投入。

2020年05月09日 10:29